服务电话
子女抚养

1岁半非婚生孩子判给男方抚养

发布人:www.hzzylihun.com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6:23

  未婚生子

  同居7个月后,魏圆圆意外怀孕了。

  按她的说法,与男方因工作关系相识相恋,2016年7月同居,2017年2月怀孕。“因为年龄均已适婚,双方家长便尽快安排见面,商定婚期,并将我接至男方住房,待婚待产”。她表示,其间男方一直找借口拖延婚期,直至自己10月份生下儿子。

  “我生下孩子后,发现男方在我孕期与另一名女性同时交往,并在手机相册里发现了带有时间和地点定位的国外亲密同游照”。她在头条号发文称,男方以其不能容忍此事、脾气不好为由彻底毁婚。

  男方则否认欺骗感情,并称二人认识时自己就女朋友,魏圆圆自愿充当第三者,其没有以结婚为由诱骗她生下孩子,更不存在致使她错误处置生育权问题。未结婚登记系双方感情不和,魏圆圆有中度狂躁和抑郁,给他和父母造成生活困扰,过不下去才无法结婚。

  孩子出生1个多月后,魏圆圆就搬出了男方位于北京朝阳区姚家园的房屋,独自居住。孩子则继续在此跟男方及其父母共同居住,平时由3人及保姆共同照顾。

  魏圆圆称,男方承诺结婚实属欺骗,还隐瞒与他人的感情,双方感情彻底破裂,自己被驱逐出去,并被拒绝将孩子带走。

  男方则称多次挽留,但魏圆圆坚持搬走,每次她要求探望均予以配合。“她可以正常到家中看望孩子,有时候说一声,有时候自己就来看了。”男方母亲称,一直希望沟通和解,孩子过生日时也邀请她一起拍全家福。今年春节期间,魏圆圆还在姚家园购物广场探望过两次。

  免费代孕?1岁半非婚生孩子判给男方抚养,法院:男方条件优越

  争夺抚养权

  非婚生子该由谁抚养?双方陷入争夺战。

  2018年5月,魏圆圆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抚养孩子,男方每月支付1万元抚养费至孩子成年;此外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20万元,并书面道歉,具体内容包括承认以结婚为目的诱骗原告怀孕生子。

  她认为孩子离不开母亲,并且自己的税后月收入为16600元,经济条件足够抚养孩子。而男方与其他异性关系亲密,品德有问题,且经常出差只周末在家,根本没时间照顾孩子。此外,保姆也没有悉心照顾,致孩子手指被挤伤,小臂骨折。

  男方也争取孩子的抚养权,要求魏圆圆每月支付5000元抚养费,可以保证她享有正常的探望权。此外女方没有抚养孩子的条件,也没尽过抚养义务,在孩子出生不久自行搬离,放弃对孩子的抚养,相关责任应自行承担。

  男方提到,孩子出生以来一直与自己及父母共同生活,生活环境稳定。自己有稳定工作,平时无法全职在家照看孩子,女方也是如此。他有北京户籍和住房,父母均是高等知识分子且退休,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孩子,在海淀也有学区房,能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家庭教育。

  此外,魏圆圆被诊断HPV病毒呈阳性,可通过母婴传染给孩子,危害孩子健康。她还在产子前被诊断为抑郁状态、焦虑失眠,情绪不稳定,对孩子成长不利。

  对此魏圆圆回应,学历高低不能决定孩子抚养权的归属,双方均具备抚养孩子的经济能力。其目前已经不再携带有HPV病毒,此前检查焦虑失眠问题,是男方一直不结婚导致的。

  免费代孕?1岁半非婚生孩子判给男方抚养,法院:男方条件优越

  抱走孩子后拉黑男方

  3月1日下午,双方相约带孩子到朝阳某游乐场,由魏圆圆探望。这一过程中,魏圆圆趁男方及随行保姆不备,采用多人协作方式,将孩子抱走至其在通州区的租住房屋内居住,并拉黑男方,拒绝与其联系。

  “孩子被抱走时,衣服和鞋都没穿好。”3月17日,男方向法院申请要求探望孩子,并提到孩子1月1日摔伤,致“右侧尺桡骨远端骨折”,需要复查,之前参加的体检及疫苗接种也都需要定期进行。经法院调节,魏圆圆表示在判决前拒绝男方及家人探望,也拒不提供实际住址。

  男方提交聊天记录证明,魏圆圆将孩子抱走后拒接电话,也不回微信。魏圆圆则称男方及家人经常半夜打电话,无奈只能将他们的电话都拉黑了。

  法院认为, 非婚生子女享有和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,抚养问题应坚持未成年人利益最优和公平原则。

  魏圆圆在孩子尚处于哺乳期时即搬离,截至今年3月1日,孩子一直与男方及其家庭共同生活,魏圆圆虽时有探望,但不能否定孩子至此已形成较为熟悉和稳定的家庭生活环境。魏圆圆使用非正常手段擅自强行改变孩子生活环境,显然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。

  从双方具体情况看,女方在居住环境、收入情况及时间充裕度等方面均不如男方优越,故其在抚养的客观条件方面不如男方。

  从双方对探视问题的态度及实际情况看,男方抚养孩子时,女方的探望权利基本能够得到保障。而女方擅自抱走孩子后,虽经法院调节仍拒绝男方探望。如果由女方直接抚养,则男方对孩子的探望权利可能无法保障。

  法院判决孩子由男方抚养

  2019年4月3日,法院认为由男方直接抚养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利益最优化更为有利,最终判决男方抚养,魏圆圆每月支付3000元抚养费,直至孩子年满18周岁。

  对于魏圆圆所说的男方谎称结婚,哄骗其生下孩子后又不结婚问题,以及基于此要求赔礼道歉、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问题,与本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,不宜一并处理,魏圆圆可另行主张。

  “将我‘被骗才导致未婚生育’的年仅1岁半幼子,判归出差频繁、父母年迈、只能依靠保姆照顾孩子、自爆与我同居生子期间还交往有九年女友的男方,并判决我每月3000元抚养费至孩子18岁,且未在判决书中保障我任何探视的权利”,魏圆圆称无法接受这样的判决。

  目前魏圆圆已提出上诉申请。其中提到,根据相关规定,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,非婚生子女抚养问题协商不成时,应根据子女的利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断。哺乳期内的子女,原则上应由母方抚养,如父方条件好,母方同意,也可由父方抚养。

  多名网友评论,既然男方有9年的女朋友,干嘛要伤害另一个女孩?结婚去民政局5分钟就领证了,一堆理由借口,不准备结婚干嘛让人家生孩子?也有人怀疑,男方找免费代孕妈妈,以结婚之名借腹生子,还要女方出抚养费。

上一篇:未成年子女归谁抚养?   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